6

一个错误的决定

* 不良米×会长英

     那个家伙在学校乱窜很久了,学校里百分之八十的小混混都把他当成大哥,但是我觉得他除了长得帅了点,身材好了点也就没什么特别的嘛,相反我还认为他烦的透顶。废话,对于一个学生会长来说无恶不作的小混混当然令人头疼。

     小到往女孩子的柜子里扔昆虫,大到勒索打架斗殴,那个叫阿尔弗雷德的不良学生和他的狐朋狗友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一周他们就要给叫到学生会好几次,给我添这么多麻烦的家伙,真想随便安个什么罪名让学校开除他们。
  
     今天他们也如此让人心烦,未见其人先闻其声,我正在去课时的路上,十米开外我就听见了这群家伙的声音。

    我路过他们身边时,正在打闹着的阿尔弗雷德突然不说话了,气氛顿时安静下来,紧接着他对着我吹了声口哨。那轻佻的意味让我忍不住皱着眉,我回过头,只见他咧嘴笑着盯着我。

    "琼斯同学,你为什么不能带着你的兄弟们收敛点,别每天给我们添这么多的麻烦。"我像往常一样一开口就斥责他,然而这次他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呛我,只是依旧盯着我笑。
   
    我感到迷惑,不知道他又在玩什么新花样。
半晌,他才打破了这沉默。

    " 你想让我不搞事?很简单啊,呃……只要你……"
    " 只要我什么?"

   当阿尔弗雷德嬉笑着说出要我和他交往时,我沉默了,这个答案如此出乎意料,而半晌后我的脑子居然真的在权衡利弊,然后我听到自己说
   "好啊,"
 
  不,快住口,一点都不好!

  "我答应你。"
 
   他愣住了,没有想到我会答应的如此利索,随即又露出了笑容,而旁边的人都在起哄,一瞬间我觉得非常非常非常的难为情,可是话已说出口,旁边还有这么多人在,立马逃也似的离开了,身后传来他们烦人的嬉笑声。

   上课铃响,我先是快步走进教室,然后坐下来,脑子混沌的听完了这节课,至于老师讲了什么,我一个字都没记住,只知道我在上课前做了一个多么操蛋的决定。

    夹杂着后悔傲恼和绝望,放学后我回到了会长室。好在还有一堆事情等着我处理,可以让我麻痹麻痹自己的内心。就这样在办公桌前坐了一下午,等到再抬起头来已经是傍晚,中午还是风和日丽现在却下起了雨。我望着窗外,才想起来伞还在家里鞋架旁。看来要淋雨了。

   迅速地收拾好一切后我急忙下楼,想在雨下得更大之前回到家。等我走到楼梯口时我看到了阿尔弗雷德。他靠着柱子,头戴耳机,手里握着游戏机,腋下夹着一把黑色的长柄伞。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他不会在……

   “你在这干嘛?”
  
  “等你啊。送你回家不应该是男朋友的职责吗?”他对着我咧开嘴笑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。
    
    “……”我不说话,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接下去!男朋友!又是这件事!

     他看我沉默,微微弯下腰来,想要亲我的脸,我皱着眉头下意识地躲开了。

    阿尔弗雷德耸耸肩,然后对我说走吧。我想回家,但我不想淋雨,我也不想和阿尔弗雷德同撑一把伞,可犹豫再三后我还是走上了前。

   他带着一脸傻气的笑容,把伞往这边顷了顷,然后搂住了我的肩膀,硬是缩短了我们之间的距离。带着一百个不情愿,我挣扎着想要离他远点,但无奈抵不过阿尔弗雷德的怪力,单身这么多年的我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,不知怎么的自己的脸有点发烫。

   一路上我们都没怎么见过话,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始终让我觉得很在意。好在我家离学校不远,不到十分钟就到了。站在家门前,我不知道要对阿尔弗雷德说什么,支支吾吾地说了明天见之类的话,可他却还是站在那里,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。

   “怎么?”
   
     他突然伸出手抓住了我的胳膊,我就猝不及防地被拉进他的怀里,然后我感觉的耳朵上有一股湿热的气息,紧接着我听到一句被压低了声音的明天见。

     他在我反应过来之前迅速放开了我,然后带着一脸笑容地跑走了。

     呜,这次我的脸真的红的和番茄一样,我蹲在地上抓着自己的头发,努力地消化今天发生的所有的事。

     “哥哥,你蹲在门口干嘛?”罗莎在叫我。

      “没事,我马上就进来……”

评论
热度(25)
 

© 一向行星 | Powered by LOFTER